网址导航大全

重庆彭水:现代“杨乃武”将“冤案”申诉到“白头”

 发布时间:2020-03-06 20:31:23    所属栏目:社会
新闻提示:连日来,因新冠病毒“席卷”全国,国人均“笼罩”在恐惧和惊慌之中。然而,退休教师周明琼,对死亡根本就无所畏惧,即使是在传统节日的春节期间,仍给记者打电话称:自己宁愿报复性的结束生命,也要将申诉20年不纠正的“冤案”进行到底!
八旬老人周老师告诉记者,他一家人这20年遭遇的是非曲直,恰似晚清“冤案”之首——“杨乃武与小白菜”一样凄惨。打破了这个本来就过得憋闷的春节的心情,不知不觉也掉下了同情的泪水……记者除了同情,只能给他说:无论这个社会对你怎样不公,还是要艰难的活下去,在权贵私有化的社会,必然要面对无数的艰难。但要坚信,乌云遮不住太阳,总有守得云开见日出的时候。于是,记者根据周明琼提供的现场照片、文字证据,以及录音录像等资料,整理成文,希望引起社会热心人士、法学专家的关注,并伸出援手,还其法律的公平公正。

中国焦点新闻重庆1月28日讯(记者 付涛 报道)眼看新的一年已经开始,最先在彭水县城高家台开办“民办幼儿园”的周明琼老师,今年80岁了。因在幼儿园扩建期间,邻居陈文凤、李方锦等人干扰施工与儿媳朱国秀发生的瞬间抓扯纠纷,竟然变成一起申诉20年也未能昭雪的“冤案”……
市民何某向记者证实说:朱国秀和家人十分冤屈。20年来,周老师变卖了所有的家产,依靠自己和妻子的退休工资,在县法院、市中院、高院反复申诉,列举了很多有力的证据证实彭水法院孙纲等人违法取证、先判后调查、伪造、篡改、毁灭证据,将违法鉴定和前后不一的矛盾证词作为定罪量刑的依据,尽管审理数次,却依然被“维持原判”。记者根据周老师提供的线索,历时了月余的采访发现,确系一桩人为的“杨乃武”式的惊天奇案之嫌!上图:周老师说:“陈文凤就是在这里冲抓朱国秀未抓着,却右脚踩滑路沿石倒地的。 【购地建园】引出“奇案”八旬老人申诉到“白头”
20多年前,朱国秀的公公(其丈夫的父亲)周老师在彭水县汉葭镇高家台办起了该县第一家私人幼儿园。随着办学规模的扩大,原来的教室已不能满足教学需求。1997年,周老师用大半辈子的积蓄在幼儿园附近买了一块114平方米的地盘扩建幼儿园,手续办齐后,于1999年8月开始修建,但施工不久,就遭到邻居李方锦、陈文凤等人的干扰。
周老师说:“陈、李二人依仗陈文凤老公庹志会任该镇政府文书的权势,从中作梗,连续数次到工地干扰、不准我们施工。”
10月下旬,刚刚打好地基的幼儿园工程被迫停工,但几家邻居的房屋修建却开始了。周老师告诉记者:“先是幼儿园南边的陈家占了幼儿园近9平方米,随后又被幼儿园东侧的李方锦、廖昌明两家越过他们与幼儿园之间的一条人行道,占去10多个平方米,只剩下80多平方米,严重影响了幼儿园的施工。”1999年11月5日,纠纷再次发生,汉葭镇副镇长谢华鸥,协同建委钱文林科长、国土执法队长王川等一行人来到现场进行调解。
周老师说:“当陈、李、廖等20多人听到现场领导宣布幼儿园建房手续齐全合法,且在法定界内施工后,就破口大骂领导“砍偏板斧”等,领导们只好决定去建委解决。途中,陈文凤的三儿媳尹红英跑到朱国秀前狠地打了她右眼一拳,致其掹眼蹲地。我走在前,回过头来看,却被陈的三儿媳用石子打伤我的额头,顿时血流满面。陈文凤趁此冲向朱国秀,抓住其掹眼的双手,朱挣脱陈的抓扯,急退下公路,陈再次冲抓朱未抓着,却右脚却踩滑路沿石摔倒在地,大声称其伤腿。陈随即住进了李方锦为主治医生的县中医院,并上告了法院。”
上图:周老师在他家里向记者提供视频、录音、电子版、纸质等资料 
制造“冤案”】“背后”是否藏有“阴谋与腐败”

眼睛已经湿润的周老师说:“陈文凤1999年11月5日入院,12月1日出院,仅住院26天,彭水法院就违背《刑诉法》3条《重庆司法鉴定条例》19条“刑事公诉案件中的鉴定,在侦查阶段由行使侦查权的公安决定”之规‘冒顶’鉴定主体,超前替代公安由无鉴定资质的彭水医疗中心李其美一人,鉴定陈的伤‘为右股骨颈陈旧性骨折,且已经畸形愈合,重伤。’司法部鉴定中心主任朱广友在‘法医临床概论’中说:‘骨折已愈合,推定骨折发生在六个月左右,此为陈旧性骨折’。”周老师十分不解:“从纠纷发生到鉴定才26天,就鉴定为陈旧性骨折。根据朱主任医学鉴定论述,其伤显然是纠纷六个月前发生的,应与此次纠纷无关!为何要将罪名加在朱国秀头上?”
记者调查了当时在现场的目击者王某某:这次抓扯事件本来是由陈文凤的三儿媳尹红英先动手打人引起的,并直接导致后来的朱国秀右眼失明,当时主治医生说完全可以鉴定为轻伤。由于周老师不想把事态扩大,只是住院治疗而已。没想到,对方为了阻止幼儿园的施工,在镇政府任职的陈文凤老公庹志会幕后运作下,打通关节与当时的县委书记马平(已落马)扯上关系,竟然来个恶人先告状。
2000年2月16日,彭水检察院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将朱国秀逮捕入狱,6月8日,彭水法院根据陈文凤出具由该院违法操作的医疗鉴定,以及亲友提供的无《刑诉法》第98条告知程序,证实朱国秀用“抱甩倒、推倒、挽倒、压倒、摔伤枕部”等多种其说不一,相互矛盾的几份证言,一审判刑三年,赔偿30412.34元。朱国秀不服,上诉到四中院,该院经重庆医科大附一院2001年2月14日重摄32368片鉴定为“右股骨转子间骨折基本愈合,仅见颈干角稍变小约115度,(《外科学》论系正常范围),骨折断端对合尚好”,表明其骨折无后遗症。但鉴定人蒋电明对此结论不用,却专用陈文凤距纠纷发生已月余的18144违法片,在相关鉴定项目中违背法定程序而作出存在10大问题的虚假鉴定。于2001年4月6日终审判决:朱国秀犯故意伤害罪,判刑三年缓刑四年,民事赔偿20224.6元。
上图:2012年,周明琼夫妇在法院门前向法官孙刚赠“制造冤案先进个人”锦旗 
【程序违法】“公公”家的财产竟然被“执行”

二审缓刑朱国秀出狱了,彭水法院对本案民事赔偿违法执行开始了。该院执行庭将周老师戴上手铐,并推搡、毒打(有鼻青脸肿的图片为证),体罚长达9个多小时,逼其在询问《笔录》上签下“违心同意”,以[2001]彭执30号《民事裁定书》将朱国秀公公周老师已修好价值30多万元的114平方米的建园地盘,不折价地判给了陈文凤作为抵偿,加上所损材料给周明琼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50多万元,全家十多年的积蓄就这样被法官“枉法裁决”了。朱国秀告诉记者:我们夫妻早在几年前就与公婆分了家,就算陈文凤的伤是我造成的,也是我自己赔,法院怎么可以用老人的财产来做抵偿呢?
周老师饱含热泪的说:“陈文凤住院26天后就出院,由彭水法院指定 、无鉴定资格的法医李美琪鉴定为“右眼骨颈陈旧性骨折”,近三个月后,李又鉴定为股骨颈及粗隆部粉碎性、陈旧性骨折。对同一个人,前后两次作出不同的鉴定结论,这其中能说没有“猫腻”?
更不可理解的是,《刑诉法学》298页严肃指出:“公、检、法三机关分别行使的职权是法律明文规定的,它们之间不能相互代替行使,否则就是违法”。本案是公诉案件,一审鉴定却是彭水法院作的,表明该院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又能说不是低级的、而又危害性极大的鉴定主体资格错误?

上图:周明琼修建得半途而废的幼儿园屋基上,已经被陈文凤卖给他人修成了一栋商住房 
【违法取证】法官“让”案件事实“漏洞百出”

周老师拿着二审据以终判的关键证据《重庆司法鉴定》, 向记者声泪俱下地指出其存在十大违法违规虚假鉴定的事实说:“《刑事法学》338页‘证据必须具有法定形式,具有合法的来源。不属于这些法定证据形式的,不得采纳为证据。’可被本案法官采纳的该鉴定却是:
1、其结论的依据18144片是陈文凤99.12.8.摄的未在医院摄片登记簿上登记的违法片;
2、该片是99.12.8. 摄的,距纠纷发生99.11.5.已1个月零3天,不符合《人体重伤鉴定标准》第3条“鉴定时,应依据人体损伤当时的伤情及其损伤的后果或者结局,全面分析,综合评定”之规;
3、该片是已被(2009)渝四中法刑再终字第3号裁定书否定的一审鉴定材料。依法,被否定的鉴定材料,是不能作重新鉴定的送鉴材料的;
4、该片报告是已被(2014)渝高法刑申字第91号《驳回申诉通知书》确认:‘其原始病历和x光片均不在卷内(已毁),经查属实’的复印件。如此,就不能按《刑事法学》348页‘书证的副本、复制件,只有经与原件核实无误或者经鉴定证明是真实的, 才具有与原件同等的证明力’的论述来核对本案复印件证据的真伪;
5、其结论“右股骨转子间骨折,小转子分离”,在《人体重伤鉴定标准》第八条共11款中查无该结论属重伤之规,系超标鉴定;
6、其结论“骨折已愈合,颈干角仍有115度左右”,属《外科学》774页“颈干角110—140度系正常范围”,具正常范围的颈干角,不可能有“其功能丧失超过50%损伤”的结论;
7、其结论“功能丧失超过50%”与重庆医科大附一院2001.2.14.出具的32368片报告“右股骨转子间基本骨性愈合,仅见颈干角稍变小,骨折断端对合尚好”的结论极其矛盾;
8、该鉴定背离渝高法发(2000)43号通知第3条‘公民间的伤残评定参照《道路交通》 ’之特别通知,错用《工伤标准》评残;
9、该鉴定只蒋电明1人鉴定,无复核鉴定人,已被重庆市司法局于2007.12.20、2012.11.15.分别两次回复‘该鉴定不符合《重庆市司法鉴定条例》第27、37条一、二、三款之规,系程序违法’;
10、该鉴定文书格式违背《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36条“司法鉴定机构和司法鉴定人应当按照统一规定的文书格式制作司法鉴定书”之规,然鉴定人蒋电明却拒用重庆司法鉴定委员会统一制发有复核鉴定人等项目的《司法鉴定书表格打字填写,故意错误袭用无复核鉴定人等项目设定的旧式《司法鉴定书》表格草写的。”
周老师用颤抖的手指着《市司法鉴定条例》第8章第40条“鉴定人故意作虚假鉴定的,由司法鉴定委员会责成有关单位依法给予行政处分,取消鉴定资格,并处以三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哽咽的说:“《刑诉法》、《刑事法学》、《市司法鉴定条例》在我市中、高法院,为什么对本案漏洞百出的违法取证行为就这么不起作用?”
上图:彭水中医院给陈文凤的《出院证》,一看就有很明显的几处其判前后涂改痕迹 
【篡改证据】“先判后查”比“杀人分尸”更残酷

周明琼老师说:“本案于2000年6月8日判决,法官孙刚却于6月12日、14日、26日还在调查陈文凤、罗玉琼、谢华鸥,此判后调查不可能庭审质证;孙刚又在判决后的9月25日才持《介绍信》去县中医院提取陈文凤的摄片报告二份,表明庭审时无陈的该二份摄片报告。故,均违背《刑诉法》第47条‘证人证言必须庭审质证,才能作为定案根据’的规定。”
经细查得知,法官孙纲去县中医院提取陈文凤摄片报告时却无,才由不是陈的主治医生黄显忠将陈文凤99.11.5.摄的17970、2000.12.8.摄的18144合二为一伪造了一份综合摄片报告,该摄片报告更不可能庭审质证,然却用作二审重鉴的送鉴材料
一审重伤鉴定已表明陈是1999年12月1日出院,可《出院证》则是2000年12月18日出院;其落款该年18日的8,明显的是脱笔的两个0重叠的;其下有“原2000年为笔误,应为1999年,邓连国,2000.6.28”的签字,根据新旧年号交替时常有错写的惯例,表明当时将出院年写成2000年确是“精心制作”,并非“习惯笔误”。
周老师和辩护人于2002年11月27日,在县中医院会计室查得陈文凤1999年12月1日在医疗中心的鉴定摄片处方及医药发票各二张,已面交再审法官冉江华。其实县中医院和医疗中心是各具法人代表的医疗机构,均有病案室、会计室等设施。为何医疗中心的处方和发票单据却在县中医院的会计室查得?充分表明是在串案!
(2014)渝高法刑申字91号确认:“陈文凤的原始病历和5张x光片均不在卷内(已毁)属实”,根据两高三部刑案办理证据规则:“不能反映原始物证、书证的外形特征,或者内容的复制品、复制件应予排除”和《刑诉法》第52条第4款“凡是伪造证据、隐匿证据、毁灭证据的,无论属于何方,必须受到法律追究”之规定,我们多次请求法官出示其原始病历和5张X光片,核对其鉴定结论的真伪,并请求依法追究其串案篡改、伪造、毁灭证据的行为,可相关法院一直无以回应。依法,本案的复印件证据如予排除,即无证据证明本案的伤害事实。故,法院既无法作合理解释,也拒不排除、更不纠错。
上图:法官孙刚为二审送鉴给陈文凤将其17970 18144伪造的一份综合摄片报告 【漫漫申诉】周明琼长叹“法律对我为何不公”?

周老师指着电视柜装得满满的诉讼材料和相关的法律书籍,十分激动地对记者说:“本案从朱国秀被无辜抓捕到现在已整整二十年了。从一开始,我就清楚本案是冤枉的。要得到公正判决,必须学法,用法律依据对照案件所用证据是否真实合法来维护其合法权益。我几乎是日日夜夜,每时每刻都在考虑本案存在的诸多瑕疵。我走遍了从彭水到黔江,到重庆,访遍了县、市人大、检察院、法院等不少领导,也咨询了很多律师,退休法官,还找了《重庆法制报》、《凤凰卫视》等记者,当我如实陈述了案情,并拿出相关证据后,无不认为这个案子是‘人为奇冤’”。
周明琼十分不解的是:早在[2004]渝四中法立案裁定书就作出了“本案经复查认为,原判决据以‘定罪量刑’的主要证据存在矛盾”的确认,依法应得到纠正。可在后来的几份裁定书中,对此确认既不肯定,也不拿出理由否定,好在[2009]渝四中法刑终字3号裁定书已作出如下确认:
1、“一审鉴定结论不具有科学性,应予排除;申诉人提出一审鉴定不能作为定案根据的理由成立,予以采纳”;
2、“二审鉴定结论在程序上存在瘕疵”;
3、“陈文凤的原始病历和5张X光片查无(实毁)的事实客观存在”。《刑诉法》第53条“有一个疑点就不能定罪”既然有以上3个明确的疑点,为何还是要“维持原判”? 
20年来,为了朱国秀的冤案,周老师的家人不知费了多少心血,旷日持久的申诉,不但欠下50多万元的债,孙子考上警察,也因为他妈妈“冤案”通不过政审……周明琼不时仰天长叹:“法律对我为何如此不公?
看着自己修得半途而废的幼儿园基地,被陈文凤卖给他人修成了商住房,周老师早已老泪纵横:“不论怎样的结果,或遇到什么困难,我都要申诉到底,我始终坚信法律是公正的。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要不断地坚持依法申诉,法律一定会还我们一个公道。”
综合该案所用证据,依法对照都是非法的!纯属人为制造的现代“杨乃武”奇冤!相关法院是否尽快作出改判?记者将继续关注,作后续追踪报道!
周明琼 18723902536

最新资讯

资讯推荐:

好1234首页 | 网站新闻 | 网站地图 | 桂ICP备18004819号-3